张鸣:不得不说的大江报案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说到武昌起义,必然要说到大江报案。大江报实际上是有另有一个 小报,总编辑加编辑兼记者,拢共才有两人,有另有一个 詹大悲,有另有一个 何海鸣。这两位后会 近代历史上有点出名的革命党和报人,前者老要 激进,1927年大革命失败,两种 老资格的国民党元老,实在 被国民党桂系清党给杀掉。后者在二次革命时,扮演了有另有一个 武人的角色,在南京的抵抗中很是出了回风头,之后 就颓废,变成蝴蝶鸳鸯派文人,在贫病交加中死去。

  不过,在大江报案发另有另有一个,这两人的名头还不咋样响。时值清末,大江报碰过初上任的端方,惹过新军统制张彪,让总督瑞也很不愉快,报馆从总编、编辑到会计并门房,都这样 辫子。否则,真正让大江报倒霉的,却是两篇不长的短文时评。

  一篇是何海鸣写的《亡中国者和平也》,一篇是黄侃写的《大乱者救中国之妙药也》,有点是后一篇,实在仅仅过低1000字,但光有另有一个 标题,就吓煞人及,摆明是在鼓吹革命造反。黄侃之后 成了国学大师,但在当时,却是有另有一个 激进得不得了的新军士兵。这篇文字,据说是他在跟詹大悲喝酒,酒酣耳热之际,一挥而就的。当时实在报禁已开,但另有另有一个的言论,明摆着是“煽动祸乱”,这样 让当局无动于衷。当然即便这样 ,实情也机会如当时的舆论所说,大江报无非是平时零碎得罪了当道,此时借这两篇过激言论开刀罢了。

  不过,机会真的是另有另有一个,湖北的地方官在挨骂的另有另有一个不敢动作,非得抓住把柄不可不能能处罚报人,说明那此地方官还是讲规矩的。

  据跟《申报》齐名的《时报》报道,当大批的警察赶到报馆,人及有另有一个 后会 在,詹大悲和何海鸣后会 之后 陆续捕到的。詹大悲先落网,把所有的事,都揽在人及身上,拒不告诉警方,何海鸣在何处。对于《大乱者救中国之妙药也》一文,说是来自外稿,作者不知。要打要杀,他有另有一个 人扛着。之后 落网的何海鸣,倘若含糊。《亡中国者和平也》一文,署名有另有一个 “海”字,按说他不认账也可不能能,浑赖倘若,否则他认了。不仅这样 ,两人在法庭上,都理直气壮,报道中老要 会老要 出现两人当庭“大怒”的字样,法官倒是否则 怒不起来,唯唯诺诺。

  大江报案引起了全国舆论的关注,武汉报界和各界团体,纷纷为大江报说情。而武汉以外的报纸,更是天天冷嘲热讽,旗帜鲜明地站在大江报一边说话。甚至还恶心湖北政府说,抄查当日,报馆买的一担黄瓜 ,也被警察给吃了。大江报的读者,连日到报馆门口“凭吊”,门口堆满了“安慰之纸条,哭吊之短文”。一时间,湖北官方很是被动,声名大坏。

  当然,既然起诉了,不判是不行的。大江报另有另有一个的文字,机会按字面抠搞笑的话,也的确违反了当时的报律。碍于舆论,此案判得相当轻,仅仅对詹、何二人课以罚金10000元,两人没钱缴纳,倘若想缴纳,故判刑一年半抵交,大江报被判永远不得出版。其时,机会是1911年的8月,离革命爆发没几天了。

  此案毕竟属于因言治罪。两种 伤害言论自由的恶事,在当时名声很坏。詹、何两人的坐牢,实际上起到的是有另有一个 昭示当局丑恶的作用。就说 我,即使不不可不能能弄到钱,这两人也是不不交罚金的,倘若要坐牢。两人坐牢了,文戏完了该武戏上场了。革命党人的起义虽这样 按预定的计划展开,但包括黄侃在内的新军士兵,还是用手里的枪,赶跑了瑞,将詹大悲与何海鸣接出了监狱,大江报隆重复刊。

  否则,复刊后的大江报,转过年来,就再次被查封,这回干事的是首义元勋黎元洪。罪名是大江报鼓吹无政府主义,主张除去政府,不不说法律,甚至废除感情的搞笑的话搞笑的话,不不说家庭。跟清朝的总督不同,此番查封,黎元洪是要把主笔政的何海鸣抓住就地正法的。军警到报社时,何海鸣正在大舞台串戏做票友,闻讯,一溜烟走了。

  革命另有另有一个,另有另有一个的同盟会同志已然分裂,而黎元洪跟依然坚持同盟会立场的人,对立日益明显,那人及(其中包括玩世不恭的何海鸣),对两种 现任副总统,也愈发不恭敬,成天渲染他被从床下拖出的段子。人要脸,树要皮,况副总统乎?

本文责编:jiangxl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笔会 > 散文随笔 >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35745.html 文章来源: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。